灵异故事尽在灵异居!

恐怖鬼故事

镜秘

时间:2016-07-02 09:22来源:灵异居(www.lingyiju.com) 作者:网络 点击:
恐怖鬼故事 - 鬼故事

仅以此文向秦园致敬,他的每一个故事,都是我写作路上的苦海明灯。

——题记

第一章 孔雀昙花

凌华去了云南之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,他唯一留给杨明的一封邮件,也是在三天前。那是一株孔雀昙花的图片,昙花怒放在冷月之下,带着点点的苍凉。

而在发了照片之后,杨明就再也没能联系到凌华了。

无奈,杨明只好去找凌华。

他们认识已经很久了,从初中到大学,就一直是同学,也是兄弟。凌华是一个画家,而杨明是一个悬疑作家,笔名秦园。

收拾好东西,杨明踏上了前往云南的列车。到了云南,他无暇欣赏风景,直接就奔向了一个地方——昙花学院。

昙花学院以昙花闻名,尤其是他们学校的孔雀昙花,更是别有风情。那一抹如孔雀开屏的昙花,在月光下绽放,香气悠然,煞是迷人。

而凌华,但是就说自己想来这里看看。

对于外来客,昙花学院的校长亦是不好拒绝的,但是当杨明问起自己好友凌华是否来过时,那校长的脸却忽而沉了下来。

转眼,他又说没有来过。

他在撒谎!杨明一样就看了出来,但是他为何要撒谎?难道凌华已经……杨明不敢再想了,只能收起思绪,跟在那校长身后,走向他要入住的房间。

门推开,里面的布置简单而干净。

“杨先生,您就请先住在这里吧。”校长看着杨明说道:“知道您要来,我们特意收拾了一下,我们地方小,有点儿简陋,希望您不要介意。”

“哪里。”杨明说:“你们肯收留我,我就已经很感激了。”

转身离开的时候,校长又特意说了一句:“杨先生,您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晚上最好不要出去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杨明好奇的问道。

校长没有再多说了,只是含糊的说这是他们学校的规矩。好奇怪的规矩,杨明在心中想到。

入夜,杨明躺在床上,捧着一本书在看,昏黄的灯光打在屋子里面,有着古朴的味道。杨明是书痴,但是却也无法静下自己的心了。

对方不许自己晚上出去,这必然有古怪,而且,这很有可能和凌华的失踪有关。但是自己毕竟是客,所以不能做的太明显。

要是就这么直接出去的话,很有可能被校长撞到,到时候就说不太清楚了。

放下书,杨明习惯性的用自己的手,拖着自己的下巴,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。他从这头,走到了那头。

虽然写过很多悬疑小说的,但是到底只是小说,总不能拿着里面的桥段,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怪人,偷偷潜伏在校园里面吧。

而就在杨明惆怅于这件事的时候,他忽而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的动静。那动静,似乎是很多人在学校里面走动。

他好奇的推开窗户,却看见在楼下,有着一群身着白衣的人,捧着一面镜子,在校园里面行走。

那些人的姿势,仿佛是在进行着某种古怪的仪式,而透过打开的窗,杨明发现,别的宿舍楼的窗户,也都是紧闭着的。

他们不好奇吗?还是已然料到了?

杨明想,这大抵就是校长不许自己出去的原因,而且,这个原因也很有可能和凌华的失踪有关系。

想到这里,杨明便顾不得许多了,直接的冲了下去。可是等他到了楼下的时候,却发现那些人已然不见了。

他们不见了,是在转眼之间的。杨明是以很快的速度跑下来的,而且杨明确信,那些人应该没有注意到自己。

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,就消失的无影无踪?

难道是鬼?但是杨明虽然写悬疑小说,却从来不相信这些,在他看来,鬼怪都是人为杜撰出来的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,此刻一个声音忽而响起是很吓人的,以至于杨明的身子都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。

回头,是一个清秀的少女。

看着少女,杨明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说道:“我……我在房间里面觉得很闷,所以……就出来走走。”

少女的脸冷的像挂在天上的月亮,她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校长没有告诉过你吗,晚上的时候是不可以在外面走动的。”

杨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,如果说没有,那对方是必然不信的。忽而,杨明想到了那句话,于是反问:“那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

“我……我当然是有我自己的事情了。”少女似乎不愿意搭理眼前的这个人,转身就要走。

“哎……这位,这位同学。”杨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女孩子了:“请问……请问你叫做什么名字?”

“陈梦。”女子冷冷的说道,然后转身就走了。

看着她走远的背影,杨明叹了口气,只好上楼,但是上楼之后,他仍旧无法平息自己的思绪,就连看书,都不知道书讲的是什么。

他在好奇,好奇那些人怎么会忽而消失了,也在好奇那个叫做陈梦的女孩子,到底是什么人。

杨明确信,这个陈梦的出现,绝对不是凑巧,她应该也是特意出来的,因为杨明当时看的很清楚,这个女孩子的手,是握着的。

她手中应该握着什么东西,如果只是单纯的出来,她是不必要带着东西的,而且也不必要握在手里,仿佛害怕被人看见一样。

一直想到深夜,杨明实在熬不住了,才和衣而睡。

早上七点,学校准时用早餐,一旦错过了,就要等到中午才有东西吃。杨明是客人,客随主便。

坐在食堂,杨明发现里面人满为患,几乎所有的桌子都坐满了,唯有一张,只坐了一个人,那人正是陈梦。

他端着早餐,走到了陈梦坐着的那张桌子前,他看着陈梦说道:“为什么你一个人坐在这里?”

“我喜欢清净。”陈梦头也不抬,一边吃着东西,一边回答杨明。

“那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

“你不是已经坐在这里了吗?这桌子又不是我买的,我哪有什么资格,允许别人坐在这里,不坐在这里。”

杨明忽而觉得这个女孩子真是个怪人,说话冲,好像自己开罪过她一样。

早餐吃的杨明很不顺心,他想和这个女孩子说话,可是又张不开嘴,好不容易问了那么一两句,又被她一下子堵了起来。

早餐吃饭,陈梦端着碗碟直接就出去了,杨明喊了一句,她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。

就在此时,一个同学坐到了杨明身边,他看着杨明说道:“那个……秦园是不是?”

“你好,我是秦园。”杨明微笑着说道。

那学生看了看陈梦的背影,说道:“秦园先生,我看过您很多书,我……我算是您的粉丝啊。”

“谢谢支持。”这种事情杨明也遇到过,毕竟他也是个了不起的作家,自然有很多粉丝。但是此时,他的思绪全在那个陈梦身上。

他回头,看着眼前这个男生,忽而问道:“对了,问你个事情。”

“您说,您说。”

“那个女孩子是什么人,为什么她一个人坐在这里,都没人坐在她旁边?”

男生的脸忽而一下子变了,白天才说道:“那个,我也不好说,毕竟我不是那种喜欢在背后说人坏话的人。”

往往这样说的人,都是喜欢讲是非的人,不到五分钟,他就说了一堆陈梦的坏话。说陈梦自命清高,是个怪人。

这些话,杨明不尽信,但是可以判断出来的就是,那个陈梦的确很古怪。

“那我想请问,那个陈梦是哪个系,哪个班?”

“二年级五班,工商管理系。”那男生回答道。

“谢谢。”之后杨明随便找了个借口,转身走了,他知道自己再不走,可能就走不了了。

之后,杨明趁着下课的间隙,特意去找了陈梦。找到陈梦的时候,她正坐在教室里面,看着书。

见到杨明,她也不觉得吃惊,只是抬起头,木然的问了一句:“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在这里说话会不会不太方便。”

“先生,我知道你是写悬疑的作家,但是生活不是悬疑小说,有什么直接说,不要搞得这么神秘,好不好?”

杨明被她一句话呛住了,脸顿时红了起来。

半天,他才缓过来,然后说道:“我想问你的是,昨天晚上那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昨天晚上有发生什么吗?”陈梦抬头问道:“我只看见一个人,鬼鬼祟祟的走在学校里面,而那个人,就是秦园先生你。”

杨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自己可是光明正大的走在校园里面,哪里是鬼鬼祟祟。

“没什么问题的话,您可以走了,我还要看书。”陈梦很直接的下了逐客令。

见自己没讨到好处,杨明只好站起身,准备出去,可在临走前,他还是忍不住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:“我知道你来这个学校肯定是有目的的,因为你是今年才转学过来的,如果你没有目的,你肯定不会在晚上的时候出现在校园里面。”

杨明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话,然后看着陈梦,准备听她回复。

陈梦抬起了头:“说完了?”

“说完了。”

“那请您离开,谢谢。”

杨明一时无话,只能离开。

回到房间里面,他左思右想,右想左思,他觉得这个女孩子肯定有秘密,而且还不止一个,但是她不说,自己也没有办法。

第二章 陈梦

又是夜了,但是这次杨明却没有在房间里面看书,而是躲在了校园的某处。他觉得,昨天晚上出现的那些人,肯定也会出现,而且陈梦应该也会在校园里面。

他打算无论如何,也要在陈梦嘴里问出点什么来。

果然,等到月亮再次挂在天边的时候,那些人就出现了,他们还是和昨晚一样,捧着一面镜子,在校园里面走动。

此时,杨明的思绪全部被那些人抓住了,完全没有注意到,自己身后此刻正站着一个人。

忽而,那个人伸出了自己的手,一下子捂住了杨明的嘴巴。

杨明身子一颤,却感觉到一张唇,正贴在自己的耳边,那张唇的主人,轻声的说道:“不要动。”

是陈梦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,那个陈梦就这样捂着杨明的嘴,和他一起看着那伙人的动作。

忽而,那些人走到了宿舍楼里面去了。

宿舍楼很暗,借着月光根本看不清里面的轮廓,而就在此时,陈梦松开了自己的手。

杨明猛地回头,看着陈梦,问道:“你到底是谁,你要干嘛?”

“这是我要问你的话才是。”陈梦仍旧是平时那副表情,目光阴冷而淡然,就这样看着杨明,似乎准备让杨明先开口。

“我……我说了,我叫做杨明,笔名秦园你也知道。”

“我是想问你,来这个学校的目的是什么?是不是你也想要拿南宗秘镜?”

“南宗秘镜?”杨明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东西,他不禁的好奇的看着陈梦,半响才问道: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看着杨明的脸,陈梦似乎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,她立马改口:“没什么。不过我想告诉你,这个学校不是你应该来的,这里有着太多诡异的事情,你只是一个写小说的,不应该插手这些事情。”

“我……我知道。”杨明看着陈梦,说道:“我对这所学校的秘密,一点都不感兴趣,我来这里是为了一个朋友。”

“朋友?”陈梦好奇:“什么朋友?”

“说了你也不认识。”杨明看着陈梦那冰冷的脸,就不想告诉她。虽然陈梦长得很漂亮,但是再漂亮的女人,冷的和冰一样,也不会让男人有好感。

“是不是那个叫做凌华的画家?”

杨明身子忽而一怔,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知道凌华,那她是不是也知道凌华的下落?

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“一个星期之前,这个人也来了我们学校,和你一样,在半夜的时候出来窥探学校的秘密,于是便失踪了。”

看着杨明那惊诧的脸,陈梦继续说道:“不过我怀疑你那个朋友应该已经凶多吉少了。也是,来这个学校窥探秘密的人,都死了,现在应该只有我们两个是活人了,不过我告诉你,你要是再不走,你也会死。”

杨明被怔住了,这真是一个反转,比他写的悬疑还刺激。这个普通的学校,到底有着什么秘密?为什么有人来窥探,而为什么窥探的人,却又都死了?

杨明觉得,这个秘密可能和陈梦无意说出来的南宗秘镜有关系。

于是他追问:“是不是……和你说的那个什么南宗秘镜子有关系?”

陈梦的脸忽而抽搐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你别问。你是写悬疑的,你应该很清楚,有时候知道太多并不好,很多人之所以被杀了,就是知道的太多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来?”杨明追问。

陈梦却不愿意回答:“我来自然有我的原因,我没有必要告诉你,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去,免得遭了杀身之祸!”

杨明很想反驳,但是那些话又说不出口,于是继续问道:“那刚才看到的那些人,是什么人?我记得我昨天看到他们之后,就马上下来了,但是我下来的时候,他们却消失了。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陈梦说道:“这是真的,不管你信不信。我只知道他们每天晚上会在学校里面游荡,而且每次都走进那栋宿舍楼,但是每次一进去,就会莫名的消失。我曾经偷偷去查看过,可是我没有找到密道,就这些了。”

说完,陈梦就走了。

带着疑惑,杨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他打开自己的手提电脑,连上网络,搜索了一下南宗秘镜。

但是却没有搜索出来什么,之后他又搜索了一次这个学校,却也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刚才那个叫做陈梦的说过,说这个学校来窥探秘密的人,都死了,可是如果是这样,为什么自己搜索不出资料?

想着想着,杨明拨打了自己好友林飞的电话。

林飞是他所在的城市的警察,他想林飞应该有办法帮到自己。而电话打过去的时候,林飞正在做梦。

接到电话他不禁咒骂:“杨明,你是不是疯了?还是你的时间观念是那么与众不同,现在是凌晨一点,正常人这个时候都睡了。”

“对不起啊,我知道打扰到你了,但是我现在遇到麻烦了。”

“怎么了,你被人仙人跳了?”

杨明叹了一口气,想这个世界上面怎么有这种警察?

“不是仙人跳,我是想问你一件事情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你说吧。”林飞打着哈欠问道。

“你能不能帮我差一个地方,用你们警察局的网络来查,那个地方是云南的昙花学院,我想你帮我查查,看看这所学校曾经发生过什么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林飞说道:“我马上帮你查,查好了,发你邮箱。”

“你不睡觉吗?”杨明好奇的问道。

“你还好意思说?你不知道我有失眠的毛病,一旦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。”

杨明怕林飞啰嗦,于是立马扯开了话题,然后关掉了电话。

不一会儿,林飞就把关于昙花学院的资料,发到了杨明的邮箱里面,打开邮箱,杨明发现那是三年前的资料。

讲述的,是一宗命案!

死者是一名女性,尸体被人发现在学校的宿舍楼,没错,就是他现在呆的这栋!那死者以诡异的姿势,被人杀死在了宿舍楼里面。

她的脸,支离破碎的插着无数的碎玻璃,而胸口有一个大洞,甚至可以看见里面的内脏,而更可怖的是,她的心脏被人挖走了!

而且……她的手上,还捧着一面镜子,就那样捧着,然后搭在腹部。

杨明忽而感到脊背一阵发寒,因为林飞发来了死者生前面貌的还原照片!那照片上笑颜如花的女子,和陈梦竟然长得一模一样!

她是谁?是陈梦的姐姐吗?杨明心中顿时有了无数的疑惑。

之后,根据林飞的话,杨明得知,那件事情曾经在这里闹的沸沸扬扬,却被学校的领导用一些手段压了下来,很自然,是一些不怎么干净的手段。

但是很遗憾,林飞给杨明的资料,就只有这些,其它的,就都没有了。

事情毕竟过去三年了,现在查,也查不到什么了。而唯一的知情者,大抵就只有陈梦一个人了。

杨明决定,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陈梦,让她把一切都告诉自己。就算杨明不是打算为死者讨一个公道,也要查出事情的经过,因为这件事情,很有可能和凌华的失踪有关系。

但是要怎样,才可以让这个陈梦开口呢?

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说的太多了,所以陈梦第二天直接没有出现在食堂,就算去她教室找她,她的同学也说她不在。

他们说陈梦是个古怪的人,在这个学校没有朋友,所以她去了哪里,也没有办法找到。

于是,杨明只好等到晚上,看看这个叫做陈梦的女孩子,会不会出现了。

到了晚上,冷月再次挂在天上的时候,那一伙人,又一次的出现了,而在他们进入宿舍楼之后,杨明就飞快的跑了下来。

可是,却没有发现陈梦的影子。

忽而,杨明看到不远处的花丛中,似乎有着人影闪动,他不顾其它,喊了一句:“谁?”

那人影似乎听到了,转眼就跑,杨明立马跟了上去。他发现那应该是个男人,因为他的肩膀上面,还扛着一个麻袋。

麻袋里面,似乎有人,那人可能就是陈梦!

一直到了一株孔雀昙花面前,那人才停顿了下来,他把麻袋放在了地上,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面,掏了一把刀子出来。

那人回过头,脸上带着一张诡异的面具,面具青面獠牙,似要杀人的小鬼。

杨明身子不禁一颤,毕竟对方有刀子,要是随便捅了自己哪里,自己都不会好过。而且很有可能,会在第二天,变成尸体被人发现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毕竟还是男子汉,所以强行压住恐怖,对那人喊道。

那人没有回答,只是举着刀子就冲了过来。

而就在那人即将冲到杨明面前的时候,一颗石子,却从远处飞了过来,直直的打在了那人的手上。

石子力道很大,以至于那人手中的刀子都掉到了地上。

见自己刀子掉了,那人立马转身就跑,而杨明也没有勇气去追,只能等自己镇定了一点之后,走到那个麻布袋面前,解开那个麻布袋口,用绳子绑住的死结。

麻布袋被解开后,一张清秀的脸露了出来,果然是陈梦。

杨明学着小说里面的桥段,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陈梦的鼻子下面,一抹,还有气息,看来应该没有死。

但是她很显然是因为窒息,而晕了过去。

杨明只好把她抱起来,准备带回自己的房间再看看。而在准备回去的时候,杨明看到了地上的那颗石子。

那石子应该是有人用弹弓发射的,但是那人是谁?难道是凌华?因为杨明记得,凌华的弹弓打的非常准确,如果是他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但是如果是凌华,他为什么不现身?

算了,不想了,先把陈梦弄醒吧。

杨明把陈梦放在自己的床上,然后喊了一口茶,一下子喷在了陈梦的脸上。这方法果然有效,陈梦真的醒来了。

一看到是杨明,她的脸不禁一下子红了,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,而杨明,也不好说什么。

半响,陈梦开口了:“谢谢你。”

“不客气。”杨明回答。他想问陈梦这是怎么回事,却又不知道该不该开口。

或许是杨明救了自己的原因,陈梦也不在隐瞒了,她看着杨明,说道:“你不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那我就告诉你好了。”

“好。”杨明说道。

于是陈梦讲起了关于南宗秘镜的故事……

第三章 南宗秘镜

南宗秘镜是南诏国的一件宝物,据说也是一把钥匙。传说,南诏国在国破家亡的时候,他们的领袖把一批宝藏藏在了一个地方,而南宗秘镜,就是唯一可以打开那个宝藏入口的钥匙了。

只是很可惜,一直没有人知道那宝藏到底埋在什么地方。而南宗秘镜,也在一次内战中下落不明。

那次内战,比亡国更可怖,内战导致大部分的余民死去,让南诏一族几乎灭族。而最后存留下来的,也寥寥无几了。

“我是南诏人,我的父母是我们南诏一族的祭祀,他们穷尽一生的目标就是找到南宗秘镜子,但是很可惜,他们到死都没有找到。”陈梦的眼中,写满了悲仓。

杨明想要安慰陈梦,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了。

而陈梦则继续说起了她的故事。她说,她父母在临死前,要自己和自己的姐姐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南宗秘镜。

其实对于找镜子,陈梦是不怎么在意了,她觉得那东西没有一点儿的实质意义,就算找到了,也没用。

但是毕竟是自己父母的遗愿,所以只好遵从。

而她姐姐,之后经过辛苦,终于在这个学校发现了镜子的下落。之后,她扮成学生,潜入了这个学校。

而她却也发现了一件事情——原来来找镜子的,不止自己一个人,别的同胞也来了,只是他们全部失踪了,看来也是凶多吉少。

“后来我姐姐也死了,被人杀死在了宿舍楼里面,我想,她应该是查到了什么,被人灭口。”陈梦说自己姐姐死的很惨,脸上全是碎玻璃,而心脏也被人挖走了。

这些杨明都知道,所以便要陈梦不要再说下去了。

“然后你就来了,对吗?”杨明看着陈梦说道。

陈梦点了点头,说:“是,我是为了完成我姐姐和父母的遗愿才来的,但是没想到……”她忽而冷笑:“就在我窥探秘密的时候,却差点遭了毒手。”

“那个人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杨明问道。

陈梦摇头:“我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,我在准备跟着那些怪人的时候,一双手就忽而从后面掐住了我的脖子,之后我就晕了。我想,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,我应该也死了。”

“看来我出现的还很及时。”杨明说。

陈梦看着杨明,忽而苦笑一下:“你知道这些了,你可以走了吧。我们都被盯上了,如果你不走,你也会死。”

“那你呢?”杨明问道。

“这是我的宿命。”

“不,我不走。”杨明说:“把你一个女孩子留在这里,我一个大男人先走,这样不太好。而且我觉得我那个朋友应该还活着。”

“还活着?”陈梦好奇,她似乎觉得失踪了,就是死了。

杨明点了点头,说道:“是的,在刚才我们遇到危险的时候,有人用石子救了我们,我那个朋友擅长弹弓,我想,救我们的应该就是他了。”

杨明说自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肯现身,但是他相信,他一定有自己的苦衷。杨明表示,自己会留在这里,而且他还说,如果陈梦不介意,可以和自己一起行动,也算是有个伴。

陈梦没有拒绝。

“那……你知道那些奇怪的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”

陈梦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但是我听说这个学校闹鬼,说每到晚上,就会有鬼在学校里面,端着镜子走动,我想就是那些人吧。”

但是陈梦不相信鬼,她觉得那些人应该和自己姐姐的死有着分不开的关系,而这种传说,应该只是一种烟雾。

也就是说,对方应该也没有找到南宗秘镜,所以放出烟雾,不许别的学生在晚上出动,免得被人捷足先登。

之后的一个晚上,两个人都就那样的坐在房间里面,一句话也不说,第二天他们也没有去吃早餐,甚至陈梦也没有去上课。

不过好在大学管的比较松,所以也没有人在乎这些。

到了下午,杨明忽而想到了一个办法,只是这个办法实在冒险,可却也是唯一的办法了。杨明告诉陈梦,说要想破解那些人的秘密,就只能在晚上跟踪他们。

之前因为是一个人,所以很难做到,现在有了两个人,应该也就可以有些保证了。

陈梦想了想,觉得也是。

于是,两人便立马离开了学校,去附近的一个市场,购买了两把弹簧刀,他们觉得,有刀子在手中,至少也是一种保证。

晚上,两个人就猫在花丛后面,他们看见,那群人果然又一次出现了。

他们是从学校的另外一面走过来的,然后直直的走进了宿舍楼。杨明和陈梦对视了一眼,于是便立马跟了上去。

他们跟在后面,那些人并没有在意,很显然,他们已经没有自己的意识了,如果不是他们有影子,估计真的会被看做是鬼。

进了宿舍楼以后,在前面走着的那个人,停了下来,他呆呆的站在一面整容镜面前,然后停在了那里。

而另外一个人,则走到了楼梯下面,蹲在一个地方,像是找寻着什么。

忽而,那面大镜子,竟然就这么翻了过去,然后露出了一条密道。原来密道是在镜子后面,所以才没那么容易找到。

而开启密道的机关,也是在隐匿的角落里面。

看着那些人走了进去,杨明和陈梦也跟了上去。借着陈梦手电筒的光,发现那是一条很大的密道,看起来应该存在了很久。

而那些人,进入密道之后,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,也不动了。

“他们……怎么了?”杨明看着那些人,不禁说道。

“他们应该是服用了某种药物,所以被控制了。”陈梦一边说着,一边把手电筒的光,打在那些人脸上。

她发现,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面无表情,呆呆的,而他们的脸,陈梦也都是认识的。

“他们就是之前来找南宗秘镜的人,原来都被控制了,成为了对方的障眼法。”陈梦叹了一口气,然后便不再管他们了。

“你不管他们吗?”杨明好奇的问道:“他们是你的族人耶。”

“只有找到镜子,才能救他们。”陈梦冷然的说道。

之后,陈梦在密道里面,又找到了一条密道,那密道似乎是通往一个地方的,她和杨明一前一后的走在密道里面。

不多时,就走了出去,而走出去之后,他们发现那竟然是学校的最后面。

这个地方一般没有人来,所以也没有人发现密道。

“原来他们就是利用这个密道出来的。”陈梦出来之后看着夜空说道。

但是很可惜,他们没有找到南宗秘镜。

杨明叹了一口气:“你确定那面镜子真的在这个学校吗?我现在有些怀疑,怎么你们那么多人,都没有找到这面镜子。”

陈梦耸了耸肩,说道:“应该在这里,我想那些情报是不会错的。”

她左右都看了一遍,确定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,便拉着杨明,回到了宿舍。

因为害怕有危险,所以两个人睡在一个房间里面,杨明睡在地上,陈梦睡在床上。

睡得迷魂,一阵鬼叫把他们惊醒,仔细一听,好像是某个女生的叫声,而除了女生的叫声之后,还出现了很多嘈杂的人声。

声音是从下面传来的,两个人顾不得许多,立马冲到了楼下。

而一下楼,他们就见到了骇人的一幕——地上横七竖八,躺了好几具尸体,数一数,至少八具。

而这八具尸体——竟然是那八个白衣人的!

他们躺在地上,一地都是鲜血,他们的胸口有一个大洞,心脏已然被挖走了,甚至可以看见内脏。

而脸上,还插满了玻璃,甚至眼睛里面,也被插入了玻璃,就那么立着,一张脸像是刺猬的身子,诡异可怖。

而他们的双手,还捧着那面镜子,就这样搭在腹部。

“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陈梦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,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。而杨明也没好多少。

恐惧,愧疚包围着两个人。他们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,如果自己不那么多事,可能他们不会死。如果昨天报警,他们可能也不会死。

“我想……昨天那个人,应该看到我们了,如果不是,他们也不会被人杀死灭口。”

陈梦说的很对,杨明点了点头:“他应该没有把握杀死我们,所以才……”

“那我们现在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在一起,一旦被分开,我们可能就会遭到对方的毒手!”

“恩。”杨明点了点头。

而之后,警方把那些尸体也带走了,至于发现尸体的女生,也因为这件事情而休学了。

一时之间舆论哗然,而让杨明更加痛苦的,是那些同学的目光,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的目光似乎带着敌意。

好像是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。

果不其然,他们学校的校长找到了杨明,他看着杨明说道:“杨先生,您知道我们学校现在……我觉得为您的安全考虑,您应该离开我们学校。”

他说的很委婉,但是实际意思就是:你这个扫把星,一来我们学校就死人。

杨明不好说什么,只能打着太极:“我的朋友也在这里失踪了,但是没有看到尸体,我想……我找到他就会回去。”

“可是这样很危险。”

“我知道,可是不找到他,他也很危险。”

校长的脸皮子不住的抽动,他大抵是觉得这个杨明太不识抬举了。但是又不好发作,毕竟对方说的也对。

如果对方现在来找自己要人,自己也没有办法。

“那……杨明先生就再待一个星期吧。这件事情也交给警方处理了,如果一个星期之后,杨明先生还没有找到你那位朋友的话,我觉得……”

“就一个星期,谢谢校长。”没等校长说完,杨明就转身离开了。

回到宿舍,陈梦问他校长找他是什么事情,他把刚才校长说的话,重复了一遍。陈梦冷笑一声,她说:“就算不是校长给我们一个星期,我想对方也只会给我们一个星期。”

“恩。”杨明知道陈梦的意思,如果说之前只是暗斗,那现在就等于撕破脸了,所以拖得越久,其实就越危险。

第四章 凌


中午,杨明去食堂买饭,把陈梦留在了宿舍里面,他端着饭路过孔雀昙花准备回去的时候,却忽而停住了脚步。

他走到那株昙花面前,痴呆的注视着那株昙花。

杨明忽而觉得很好奇,为什么当时凌华发来的邮件,是这株昙花,而凌华要是还活着,为什么不肯现身?

忽而,杨明看到了,昙花的土壤似乎有被松动过的痕迹。他仔细的盯着那里,然后蹲了下来,试着用手轻轻的刨开那些泥土。

他发现,在那层泥土下面,似乎有一个盒子。

他趁着没人,挖出了那个盒子,然后快速的回到了宿舍。

陈梦好奇的注视着他手中的盒子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杨明说:“我在那株孔雀昙花的泥土里面发现的。”说着,他打开了盒子,盒子里面,是一张纸条。

纸条上面写着:“晚上十二点到十二点半,我在学校后山等你,不见不散。”没有留下日期,也没有留下落款。

但是那端正的字迹,正是凌华留下来的。

“这是谁留的,都没有日期。”陈梦拿起纸条,好奇的说道。

杨明看着纸条,蹙眉道:“是凌华,他大抵每个晚上都会在那里等我,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。”

陈梦一怔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因为没有留日期,那么意思肯定是每个晚上都会在那里等我了。”杨明很肯定凌华的意思,因为这是他们以前偷偷约着出去上网的暗示。

他们当时不住在一个宿舍,所以很难约一个确定的时间,于是便不留日期的约对方,留一张纸条,意思是每个晚上都会在那里等着对方。

“那你今晚上要去吗?”陈梦问道。

杨明点头:“要去的。他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。”

“我和你一起去,也算是有个照应了。”陈梦说道。

杨明打算拒绝,因为他觉得这太危险了,可是看到陈梦那张脸,他却又不好拒绝了,只能说道:“那到时候小心一点,见机行事。”

“恩。”陈梦回应。

夜晚十二点,整个学校的人也都睡了,陈梦和杨明一前一后的摸着走出了宿舍,为了防止有什么危险,他们特意带上了那把弹簧刀。

刚好,十二点十分到了后山那里,可是那里却空无一人。

“你确定他今天会在这里出现吗?”

“应该会得。”杨明回答,然后仔细的看着四周,确定一下凌华是不是在某个角落里面。

忽而,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:“你来了。”

回头,正是凌华。

好友相见,格外激动,杨明喊道:“你这臭小子,想吓死我啊。”

“没办法,我怕有危险嘛。”凌华告诉杨明,其实自己每个晚上都会躲在后山某处窥探半个小时,确定杨明是不是来了。

刚刚,他就是看到杨明了,所以才出现的。

凌华看了一眼陈梦,问道:“这个女孩子是?”

“是我朋友,叫做陈梦,那些事情说来话长,暂时不说。”杨明不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,于是便要求凌华和他一起回到宿舍。

但是凌华拒绝了:“他们都以为我失踪了,我徒然的出现,我觉得不好,而且如果他们用这个理由让我们离开呢?”

看凌华的样子,杨明就知道了,凌华肯定是知道校园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他不禁说道:“看来你对学校的事情很清楚啊,那么我想问你,你为什么要躲起来,还有,你那封邮件是什么意思?”

凌华笑了笑,说道:“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,我想先问问你,知不知道一个东西。”

“什么?”杨明问道。

“南诏秘镜!”

这四个字怔住了陈梦,她忽而说道:“你果然是为了南诏秘镜而来的。”她不觉警惕了几分,目光也不似那么淡然了。

凌华看了出来,却不在意:“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你来这里的目的,应该也是为了南诏秘镜。杨明是我的朋友,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,朋友之间,不应该有所隐瞒,你们应该可以告诉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。”

杨明和陈梦对视了一眼,随即开口:“好吧,我把一切告诉你吧。”

他把那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凌华。

说完,他继而问道:“那么我很好奇,你怎么知道南诏秘镜,你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他看着凌华,想他告诉自己。

“一切,还得从一封邮件说起。”凌华说起了原委。

在他动身的前三天,他莫名收到了一封邮件,邮件的内容就是希望他可以来这昙花学院一次,当时凌华本身是不想来的,但是那株孔雀昙花却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孔雀昙花很特殊,是昙花中的极品,对于一个爱好绘画的人,自然是不愿意错过它的风采,所以凌华最终还是来了。

其实当时凌华并不知道这后面有什么阴谋,只是单纯为了那株昙花。

可是,他来的第一个晚上,就听说了那诡异的事情——校长告诉凌华,说晚上不能出去,而他在晚上的时候,也见到了那诡异的一幕。

“那是什么人给你发的邮件?”杨明问道。

凌华耸了耸肩部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发来的邮件,但是我很清楚,发邮件的人,应该就是幕后操纵一切的人。”

凌华告诉杨明,说他看到那些人的时候,也很好奇,但是却也无论如何都查探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可就在那个时候,他却又收到了一个暗示,有人在他的房间里面放了一面镜子,而在镜子下面,压了一张纸条——妄图染指南诏秘镜的人,都得死。

说着,凌华拿出了纸条,递到了杨明的面前。

杨明接过纸条,看了看,然后说道:“对方给你这个纸条,一定是想让你知道南诏秘镜。”

“聪明。”凌华说道:“不愧是悬疑世界知名大咖。对方表面是希望我走,实际上是希望我来调查南诏秘镜,不,准确的说,是希望我把你引来。”

凌华说,他怀疑对方一开始并不是打算让自己来染指这件事情,对方一开始要找的人,就是杨明。

但是杨明必然是不愿意插手这件事情的,所以就想到利用自己,来引杨明上钩。

他之所以这么肯定,其原因就是在自己调查南诏秘镜的时候,遭到了毒手!不过好在他够机灵,在关键时刻,刺了那人一刀子,才得以逃脱。

“如果他真的不愿意让我知道南诏秘镜,就不会千辛万苦把我诱惑来,他之所以把我诱惑来,就是为了杀了我,然后把你引来。”凌华看着天上的星子,说道。

“那为什么你逃脱了之后,却不愿意回来,而要顺着人家的心意,发一封邮件给我。”杨明已然猜到了,但是还是打算让凌华自己先说。

凌华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对方既然那么想你来,我不妨随了他的心愿,再说了,其实我自己也很好奇,那南诏秘镜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在我来了之后,你却又不肯现身?”杨明问道。

凌华不好意思的笑了:“这个……那个……如果我出来了,谁会在暗处保护你们啊。”

“其实是因为你怕我找到你之后,强行要把你带走吧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那纸条应该是在你第一次现身之后,你才放进去的吧。”杨明冷着脸说道。

凌华没有回答,只是一个劲的傻笑,因为杨明说对了,他就是故意躲起来,想借杨明的手,去找到那个人以及那个南诏秘镜的。

“那现在呢?”凌华看着杨明说道,意思是问他会不会带自己回去。

杨明不想搭理他,只说到:“随了你的心愿。”

之后,三个人便找了个一个地方,待了下来,打算仔细的研究一下这件事情。

首先,是陈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:“你在这里待了那么久,请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?”她是看着凌华说的,很明显是在问凌华。

凌华想了想,说道:“我怀疑南诏秘镜不在这个学校!”

“什么?”这句话怔住了陈梦和杨明两个人,以至于他们异口同声的发问。

“其实你们不用那么震惊。”凌华说:“来了这么多人,花了这么多时间,如果真的在这里,不是应该早就找到了吗?而且那个地道不知道你们进去了没有?”

看样子凌华应该早就进入过地道了,对于他的大胆,杨明着实佩服。

“你也不怕被人杀了在里面。”杨明没好气的说道。

凌华没有回复,只是说道:“我发现那个地道似乎是很久以前就修葺了的,也就是说,修葺地道的人,绝对不是幕后黑手。”

“然后呢?”杨明问道。

“也就是说,如果南诏秘镜真的要找个地方放置的话,可以直接放在地道里面,但是我找遍了地道,都没有找到南诏秘镜,或许我们压根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南诏秘镜,但是应该是面古老的镜子。”

凌华很大胆的做了一个假设,那就是南诏秘镜其实并不是放在这个学校的,但是这个学校,肯定有找到南诏秘镜的线索!

“那你觉得线索会在什么地方?”陈梦问道。

凌华和杨明一并思考了一会,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地道!”

第四章 地道

如果直接从宿舍楼那里进去,一定是不保险的,但是他们都知道,其实地道还有一个入口。于是,他们三个人便从地道的另一端走了进去。

但是走了好多次,都没有发现有关的线索。

“难道是我们猜错了?”陈梦问道。

凌华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们应该没有猜错,可能……线索是在很隐匿的地方。”

“隐匿的地方。”陈梦说道:“我们把地道都看遍了,都没有找到线索,能在哪里?”

杨明沉思了片刻,忽而说道:“其实……我们好像还有一个地方没有看过。”

一下子,两个人都看向了他,还一并把手电筒打向了他,以至于杨明不得不皱着眉头说话:“别照着我。其实我们一直有个地方没有看过,那就是顶上。”

“顶上?”陈梦顺着杨明说的,抬起了头,也一并把电筒的光照在了上面,可是上面却什么都没有。

“未必在这个位置,我们再走一遍。”说着杨明就向着刚才的入口走去了。

他们走到了入口处,然后在入口处重新走了一遍,仔仔细细的看着墙顶,终于,他们在一个地方,发现了端倪。

那上面有一幅画!

那好似是一幅地图,只是没人看得懂。杨明把那地图拍了下来,准备回去仔细研究。

之后三人走出了地道,随便找了个地方,准备好好研究一下那幅地图。可是三人看了半天,都不知道那地图到底从哪里开始,到哪里结束。

而且那地图画的很乱,压根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“你确定这就是线索吗?”凌华拿着地图,横看竖看,都不明白地图的意思,而杨明则用手托着下巴,做沉思状。

忽而,杨明说道:“这地图会不会本身是没有错的,只是画地图的人,故意使了个心眼?”

凌华和陈梦同时看着杨明,意思是要他继续说下去。杨明顿了顿,然后试着把地图倒了过来,果然,一反过来,地图就看的清楚多了。

但是,即便如此,还是不知道哪里是入口,哪里是出口。

“恩,这样的确看的清楚多了,可是我想问,这地图要怎么走?”凌华问道。

“这我还没有想出来。”杨明收起了地图,然后看了看天空,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陈梦我们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说着看了一眼凌华,意思是他打算怎么办。

凌华说道:“我住在附近的宾馆,那我也先回去了。”说着,他也起身准备走了。

回到房间,已经是六点了,杨明还拿着那张地图在看,可横看竖看,也不知道那地图到底讲的是什么东西。

“好了,不要看了,准备去吃早餐吧。”陈梦喊道,可杨明却一动不动,无奈,陈梦只能自己想出去,准备把早餐端进来,给杨明吃。

而等到陈梦端着早餐进来的时候,杨明却表现的很兴奋,他说自己终于想到了。

陈梦大喜,立马问杨明想到什么了,可杨明却暂时不说,要卖个关子。他说,要把凌华叫来再说。

但是凌华是暂时不愿意露面在学校了,无奈两个只好去他住的旅馆找他。

来到旅馆,凌华也没有说什么别的,只是问杨明,他发现了什么。

杨明顿了顿,说道:“我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测。地图上面不是没有写明,到底是哪里到哪里么?于是我在想,会不会发现地图的地方,就是起点?”

他说,地图应该是在地道修葺好的时候,就雕刻在上面的,而对方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标明起点,那必然是有他的打算的。

那人不愿意那么轻易的让世人找到南诏秘镜,所以便把地图刻的含糊不清,但是他为什么要刻在密道里面?那么很有可能,密道就是起点。

“那也就是说,我们只要在密道那里顺着走,就可以找到南诏秘镜?”陈梦看着杨明说道。

杨明点头:“或许是吧。”

之后,杨明看着凌华说道:“但是就这样借着手机去找,也是不方便的,这样,你把地图画在纸上,我们拿着纸去找。”

凌华点头答允,这对于他而言,并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。于是他便把地图描摹到了纸张上面。

他们决定,在晚上的时候,再去一次地道,然后试着从地道走,找到所在地。

夜晚十二点,三个人再次潜入了地道,进到了之前的那个位置,而他们却都忽略了,此时一直有个人在跟踪着他们!

“现在我们就开始吧。”凌华吸了一口气,对着杨明说道。

杨明点了点头,然后拿起了地图,按照地图开始走动。

他们一步一步,发现都是对的,并没有遭受到什么阻碍。而走到最后,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深山。

而到了那里,地图戛然而止!

“这里……就是藏着秘镜的地方么?”凌华显然不相信,因为这里实在太荒芜了,荒芜的只剩下了大树的和泥土。

杨明也怀疑,会不会是自己的推断错误了,可是看样子应该也没错,如果错了,为什么可以一直顺着地图走到这里呢?

“应该……在这里吧。”杨明又一次的用手托着自己的下巴,每次只要杨明思考问题,都会这样。

“会不会……”陈梦忽而说道:“这里有一条地道,对方把地道修葺在这里的某个地方,然后把秘镜安置在了地道里面?”

这的确是一种可能,但是就算是修葺了地道在这里,这里这么大,要找到地道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那我们怎么找啊,趴在地上像狗一样的找啊?”凌华显然对这个结论不满,因为就算是趴在地上找,估计也不是一下两下可以找到的。

搞不好还没有找到地道,三个人就累死在了这里。

“应该不会。”杨明说道:“既然有了地图,那么地道就应该很好找才是,也就是说,很有可能在地图上面,就标注了地道的所在。”

但是,地图上面并没有详细的标注了地道的所在。

杨明想了想,忽而问道:“我们刚才是在哪里停住的?”

陈梦怔住了,但是随即又反应了过来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恩。”杨明点头:“很有可能我们刚才停住的地方,就是地道的所在了。”说着,他仔细的窥探了一起。

“那应该是在这里。”陈梦走到了一个地方,然后说道。

杨明看了看凌华,而凌华则故意把自己的头扭向了一边,因为他很明白杨明的意思,杨明是打算要他和自己趴在地上,一寸一寸的找!

“凌华!”

“好了,我帮你找好了。”凌华果然和杨明趴在了地上,仔细的找着地道的痕迹,终于,他们发现某处似乎是空心的。

扫开那些落叶,他们看到在那个位置,出现了一块石板,也就是说,那就是地道的入口了。

“然后呢?我们可以打开石板吗?”凌华似乎是不打算出力了,而杨明见凌华那么说,于是说道:“如果你不认为自己是男人,你可以不这样做。”

说着,杨明便自己用力,试着打开石板。

凌华受不到激,也蹲了下来。

“其实……”看着两个卖力的男人,陈梦忽而开口了:“也许石板上面有机关。”

此话一出,凌华不禁瞪着杨明,而杨明则假装没有看到。

之后,陈梦也蹲了下来,然后在石板上面摸索了起来,忽而,她停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这应该是机关了。”

按了一下,石板便自己分开了!而分开之后,是一道楼梯,看样子,应该是通往某处的!

“下去吧。”杨明看也不看的就走了下去。

那地道似乎很长,不知延伸到了何处,一直走了好久,才终于走到了底部,而在底部,果然摆放了一片镜子!

“那就是南诏秘镜吗?”凌华好奇的看着那面镜子,只见那镜子是古铜镜面,而镜边,则雕刻着远古的偻花。

而陈梦则走了过去,捧起了那面镜子,仔细的放在了自己的手中,然后幽然地说道:“这就是南诏秘镜,呵呵,为了一面这样的镜子,牺牲了那么多生命!”

“终于找到镜子了,那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杨明看着陈梦问道。

陈梦叹气:“我想,我会把镜子埋在我爸妈和我姐姐的坟墓旁边,用来给他们陪葬吧。”

“那你还不如直接给我!”一个声音,忽而从后面响起了,那个带着面具的人,出现在了他们身后。

听到那个声音,杨明怔住了,凌华也怔住了,而陈梦,更是怔住了!

他们震惊的不是那个人出现在了他们身后,而是……那个人是个女人!

“怎么……怎么是你!”陈梦一哆嗦,镜子都差点掉在了地上,而出现的那个人,手中竟然还握着一把左轮手枪!

“三年不见了吧。”那人一面说着,一面取下了自己的面具,而面具下,是一张清秀的脸,而那张脸……竟然和陈梦长得一模一样!

“你……”杨明惊诧的说不出一句话来,那人竟然和陈梦长得一模一样,难道她是……

“你不用震惊,秦园,你想的没错,我就是陈雪,也就是陈梦的姐姐!”说着,陈雪趁着几个人惊诧的瞬间,夺走了镜子,还挟持了陈梦!

杨明回过神来,怒目瞪着陈雪,说道:“你想干嘛?”

“想干嘛?我想杀你们灭口,因为你们活着,南诏秘镜的秘密,就会流传出去。”此时的陈梦已然痴呆了,她没有想到,自己的姐姐,竟然就是幕后黑手!

一时之间,气氛僵持住了,谁也不敢乱动,因为他们都不知道,对方什么时候会射出自己手中的子弹!

“这是怎么回事?那个死去的女孩子又是怎么回事?”杨明看着陈雪说道。

陈雪忽而一笑:“你不是被称为最有天赋的悬疑作家之一吗?用你的天赋来推断一下啊,看看是怎么回事?”

杨明没有说话,他在盘算着要如何才能救下陈梦,而他手中的弹簧刀,也在悄然间打开了。

“不要乱动,不然她就没命了!”陈雪似乎看出了杨明的举动,冷然说道。

“姐姐。”陈梦忽而开口了:“南诏秘镜真的那么重要么?重要的,可以让你变成这样的一个人!”

“当然重要!”陈雪说道:“因为这是找到南诏国宝藏的唯一线索,也是打开宝藏的钥匙,那些宝藏,是南诏国国君所有的财富,有了那些宝藏,我就是这个世界上面最有钱的女人了!”

陈雪幽然的说起了关于南诏秘镜的故事……

第六章 镜碎

那是她从她父母那里听来的,当年,南诏国残民为了争夺宝藏,展开了内战,而南诏国的祭祀,不愿意让所有同胞覆灭,便在内战的时候盗走了秘镜,把秘镜藏到了一个地方。

之后,他又在另外一个地方雕刻了那幅地图,期待后人可以根据地道找到秘镜。

他害怕有人对秘镜不轨,于是便没有告诉别人,如何破解地图,只是告诉了他们地图的所在。

他就是希望有一天,能有人秉承先祖遗志,破解地图,找到秘镜。

“你知道吗?南诏国君希望我们拿着那些财宝为他复国,他真蠢,有了那些富可敌国的宝藏,谁还希望帮他复国?”陈雪冷然说道。

她说,本来知道这个秘密的人,是只有他们一家了,因为他们是那个祭司的后人!但是很可惜,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地图。

而在她父母死后,她便秉承遗志作为幌子,潜入了昙花学院,可是她仍旧没有办法破解地图的奥秘。

所以,她只能放出消息,希望借用那些人的手,来为她找到线索。但是她并没有告诉别人,那里有的只是地图,她故意假传消息,说南诏秘镜就在那所学院。

但是那些人太没用了,所以她只能用南诏国特有的幻药,把他们变成自己的傀儡。可是这样仍旧没用。

于是,她找了一个和自己长相酷似的少女,把她杀害,在她脸上镶满玻璃,伪造成自己的尸体,她就是打算用这个办法,把自己妹妹也卷入,希望自己妹妹可以破解地图。

因为她知道,陈梦对于南诏秘镜其实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,只有自己死了,自己妹妹才会前来昙花学院。

果然,她妹妹真的来了,可是这么久,她妹妹都没有办法帮她实现愿望,以至于让她不得不寻找外援。

而她要寻找的外援,就是杨明!

她知道杨明就是秦园,她看了他的所有书,那巧妙的悬疑和推理,吸引了她,她希望可以借用杨明的手,帮自己找到秘镜。

但是杨明未必会为她所用,所以她只能从凌华下手了。

她故意把邮件发送给这个画家,因为她知道,凌华一定会因为这个而来到昙花学院。而她也想好了,只要杀了凌华,那么杨明就会来到这里。

只是她收手了,但是凌华却也不知所踪了,不过好在这些,也把杨明给她引来了。

但是她怕这些还无法吸引杨明去为自己找南诏秘镜,所以她便狠心杀死了自己的傀儡——那些傀儡本来存在的目的,是为了吓唬别人,不让别人找到密道所在。

但是在现在,却成为吸引杨明最好的诱饵。

杀死那些人之后,杨明果然对秘镜产生了兴趣,而那个时候,她就一直躲在暗处,等待着时机!

“所以,你之前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吸引我上钩,对吗?比如抓走你妹妹!”杨明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问道。

陈雪一笑:“没错。”

她说,她是故意抓走陈梦的,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杨明救她,好让陈梦把南诏秘镜告诉杨明,让他卷入其中。

她说自己要是真的想要杀死陈梦,那么陈梦早就死了。她还告诉杨明,其实上次被石子打中,也是故意为之的,因为她早就发现了凌华躲在暗处。

“我一步一步的把你引入密道,就是为了让你们发现那张藏宝图,也是为了利用你们帮我破解藏宝图,你们做的很好,果然没有让我失望!”陈雪说,她从刚才就一直跟着他们了,因为他们已然沉溺在了破解地图的喜悦中,所以根本没有发现她。

“现在你们帮我找到了秘镜,所以你们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。妹妹,不要怪姐姐,要怪就怪这宝藏实在太诱人了,所以你只能死了。”眼看陈雪就要扣动扳机了,杨明却忽而大喊:“住手。”

陈雪怔住了,她没有想到杨明会在这个时候开口,她看着杨明说道: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
“你放了陈梦,我帮你找到宝藏,这个交易你觉得如何?”

陈雪一笑:“我是祭司的后人,我自然知道怎么利用秘镜找到宝藏,好吧,反正你们就要死了,那我不妨告诉你们好了。我们家族流传下了一封藏宝图,只要把那张藏宝图,和秘镜后面的花纹重叠,就可以找到宝藏的所在,所以你们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”

“我知道对你没有意义!”杨明忽而说了:“其实,我要做的也不是为你找宝藏的所在,只是我在等一个人!”

“等人?什么人?”陈雪怔住了,她不知道杨明到底在等什么人。

而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却忽而从后面传来:“是在等我。”

一个男人出现在了密道里面,那男人眉目俊俏刚毅,正是林飞!

见林飞来了,杨明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,差点跌在了地上,而这时,一个清秀优雅的女子,却从后面一把扶住了杨明。

“师傅真是的,有这样的好事也不让我参与。”说话的,正是他的弟子,也是林飞的女朋友陈爱玲。

原来,老早杨明就联系了林飞和陈爱玲,要他们赶过来,做自己外围。而在他们走之前,他也把线索留下了,他相信陈爱玲可以凭借线索找到他们的。

而刚才,他也是一直在拖延时间,等着他们出现,直到听到了脚步声,杨明才送了一口气。

林飞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也举起了自己的配枪,他说:“外面已经被我们同事包围了,你最好放下武器,不然可有苦头要吃。”

“是吗?”陈雪还在做着垂死的挣扎,她说道:“你要是敢乱来,这个女人就要死!”

“那是你妹妹!”陈爱玲说道,“你连自己妹妹都要杀么?”

“在金钱面前,没有妹妹!”她冷然一笑,皆是贪婪。

“就为了那面破镜子吗?”陈爱玲说道,然后看了一眼林飞,似乎是在对着某种暗号。

林飞会意,忽而开枪了,而他开枪所打的地方,竟然就是那面镜子!

一时间,所有人都诧异了,而陈雪竟然一个下意识的动作,用手去挡住那颗子弹!子弹打进了陈雪的肉里面,她一声大喊,抓着自己妹妹的手,松了一下。

林飞又是一枪,打中了她的手!

陈雪怪叫一声,倒在了地上,林飞急忙上前制服了她!

看着被押送出去的陈雪,陈爱玲得意的讽刺道:“你太看重那些虚伪的东西了,以至于失去了太多——你刚才要是不用手去挡子弹,我们也奈何不了你的。”

原来,陈爱玲早就料到,这个女人会用自己的手去保护那面镜子,所以才暗示林飞开枪的,果然,她猜对了。

当陈雪被押送出去之后,杨明问陈梦,那面镜子打算怎么处理。她冷然说道:“交给国家,或许是最好的吧。”

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,那面镜子在被带出去之后,竟然会自己裂开了!

看着一地的碎片,陈梦说道:镜子在这里被藏了太久,所以不适合外面的环境,以至于被风华了。但是也可能,是南诏国的宝藏,不愿意重现人间,打算就这样成为一个永远的秘密吧。”

她拾起了那些碎片,准备埋在自己父母的坟边。

一切结束之后,杨明他们踏上了准备回去的火车,杨明问陈梦以后打算怎么办,而陈梦告诉他,自己会回到自己儿时的村子,陪伴着自己父母的孤坟,至于南诏国的种种,她都不想知道了。

杨明会意,只好失落的离开。

在火车上面,陈爱玲看着杨明问道:“师傅为什么不告诉她,说你自己喜欢她,那样的话,说不定她会和你走?”

“也许留在那里,才是对她最好的依托吧。”杨明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致,略带失落的说道。

然而,就在杨明回到家的时候,却发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家门口,那女子眉目俊秀,正是陈梦!

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杨明好奇问道。

而陈梦则是淡然回应:“我老家太孤独了,所以打算来南通看看,只是——我暂时没有地方住,可以住在你家吗?”

“可以,可以。”杨明说道。

其实杨明一直不知道,早在离开之前,陈爱玲就把他家的地址告诉了陈梦,暗示了杨明的说法,但是对于杨明而言,他不用知道。

打开门的瞬间,他也打开了未来的每一天!

(责任编辑:admin)
←支持键盘方向键→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