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异故事尽在灵异居!

民间鬼故事

鬼婴回魂

时间:2016-06-17 12:11来源:灵异居(www.lingyiju.com) 作者:网络 点击:
民间鬼故事 - 鬼故事

1960年冬,天寒地冻,雪积数尺高,大风呼啸着卷过雪地,带起碎雪漫天。

一个人影蹒跚在雪地里,穿着大棉袄,厚厚的帽子,紧紧裹着衣襟。再细看着,胡子和头发都已经花白,六七十岁的样子。

走到了一棵树下,他敞开了衣襟。这是棵槐树,已经有了些年头,他只记得自己小的时候这棵树就已经很高很粗,是村里的标志,他们这个村的名字就叫槐树村。

怀里是一个浑身赤裸还未足月的女娃娃,异常瘦小,由于天太冷,她似乎哭都不太有力气哭,只是无助地蹬着小腿。

他看着那女婴良久,浑浊的眼睛里滴出了泪:“我的好孙孙,别怪你爹妈。”

他在树下刨了个雪窝,把女婴放了进去,然后不顾女婴细弱的哭号,把雪填上,然后匆匆往回走。

他的家,就在村里一众低矮破旧的房子中间,寒冷的冬天里四处漏风。他们一家五口就挤在这件破屋里。还没进家门,就听见老婆子尖锐的骂声:“给我起来干活去,连儿子都生不出来,还在这里给我装什么产妇!还有你,过来烧火,天天就知道偷懒,我养你是吃闲饭的!”

儿媳妇刚生完孩子,身体还弱着,就被赶出来劈柴,她年方五岁的大女儿在旁边烧火,脸上的眼泪还没有擦干净。

小姑娘刚见到自己的亲妹妹被抛弃,她还太小,她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,她先妹妹一步出生,因此侥幸活了下来,可那也是她的亲妹妹啊,纵然是没有感情,那种残忍,也让她深深感到害怕,再退一步说,即便死的不是她,可是现在她这样的日子,真的还不如死了。

“哭哭哭,哭什么哭,老娘还没哭呢,你在这装什么丧门星!还有你,你个老不死的才回来,你让我跟你儿子喝西北风啊!”

老头叹了口气,默默迈进门,就见儿子正坐在炕沿上唉声叹气。

1961年,自然灾害愈加严重,槐树村地理位置偏僻,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但是连年的旱灾让他们村已经死了不少人。老婆子朝思暮想的孙子终于在这个时候出生,但这无异于雪上加霜,大女儿已经六岁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吃的难免多一些,似乎就磨灭了妈妈生了一个儿子的功劳。

“吃,成天吃,我让你吃,我让你吃。”妈妈看着婆婆打女儿,却一声也不敢吭。老婆子抓着女儿的头发丢到门外,转过头骂儿媳:“你看看你生的蠢猪!”

小儿子被骂声吓到,在炕头哭的张牙舞爪,老婆子忙跑过去,抱起小孙子:“诶呀小宝不哭不哭,奶奶吓着你了吧。”

老爷爷扶起女儿:“过来孙孙,咱不哭。慧芝啊,你也别哭,最近收成不景气,你妈脾气不好,你委屈委屈吧。”

 

 

1961年冬天,大女儿被偷偷卖到隔壁村一个家里还算有点余粮的光棍家,临走那天,慧芝抓着大女儿皮包骨的手哭成了泪人,老婆子抱着小宝轻声哄着:“姐姐走了咱们就有好吃的啦,奶奶给小宝做好吃的好不好?小宝想吃什么?”

1964年,日子已经太平了很久,似乎死去的二女儿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,而听说大女儿卖到邻村不就就死掉了。他们家只剩一个掌上明珠,奶奶管他叫小宝。那个时候老婆子不过70多岁,身体也很硬朗,事情开始发生变故就是在这一年,小宝3岁,可以断断续续口齿不清地说一些话。

晚上小宝不肯睡觉,缠着奶奶给他讲故事。奶奶困,拍着孩子大脑确是混沌的:“咱们村啊有个神仙,专门等晚上的时候,出来趴窗户,看谁家的小宝不乖不睡觉,他就把谁吃掉!”

风吹窗格,“啪啦”一声,奶奶浑身一抖,瞬间清醒过来,心想自己是怎么了,怎么给孩子讲这么吓人的故事,真实困到一定程度这嘴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“奶奶,小宝怕,小宝要厕所。”

她只得抱着小宝走出门,儿子儿媳和老爷子都已经睡熟,屋里很安静,为了节省,奶奶并没有点亮煤油灯,而是摸着黑。

东北农村的厕所一般都在院子里,到黑天尤其是冬天时候的黑天,上厕所是一件非常非常需要勇气的事情,所以人们晚上睡觉的时候一般会在屋里备好尿桶,以备不时之需。

小宝坐在桶上,黑亮亮的眼珠转着,忽然,他指着锅台旁边的柴火堆:“奶奶,那个小姐姐为什么不穿衣服。”

奶奶浑身一凉,被小宝诡异的音调浸得头皮发麻:“小宝,瞎说什么呢,哪有什么……哪有什么东西!”

“小宝真的没有撒谎,那里真的有个小姐姐,在看着您呢,她都不看我!”

奶奶这下真的慌了神,乡下人尤其是老人,迷信的思想根深蒂固,她知道小孩子天眼还没合上,有些东西是可以看见的。她只好背对着房门,放开声:“老头子,老头子你出来,你快出来。”

屋里的人都被惊动,老爷子披着衣服哈欠连天地出来:“咋了?”

后面儿子儿媳也跟了出来,有了人,她的心里也没那么发毛:“小宝说那里有个女娃。”

几个人仔细看了看,哪有什么女娃,“没事吗,小宝是小孩子,正是爱瞎想的时候,你别听他乱说,哪有什么女娃。”

“走吧,天冷,回去睡吧。”

奶奶跟在后面,胆战心惊回头看了一眼柴草垛,一片叶子轻轻掉下来。

晚上睡觉的时候奶奶一直睡得不安稳,感觉很冷,像是有什么冰冷的东西一直在被窝里,裹紧了被子也不安稳,奶奶怕小宝冻着,把被子都裹到了小宝身上。

可是第二天,小宝还是发烧了,高烧不退,奶奶背着他到了乡卫生所,吃了药打了针,但是并没有效果,眼见着小宝的双眼通红,一个劲念叨:“奶奶,我冷,妈妈,小宝冷……”

一般来说,小孩子发烧感觉到冷是很正常的现象,但是联想到昨天晚上,大人们心里都犯嘀咕,儿媳拉过奶奶:“妈,你说,是不是二丫头回来了。”

这一声就像平地起惊雷,惊得老太太张张嘴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机械地回了家,老太太让慧芝在家里看孩子,自己带着老头和儿子去了村口的大槐树下,摆上了家里仅剩的两个馒头一碟小菜。

 

 

“二丫头啊,你别怪奶奶心狠,那时候自然灾害,咱们家你也知道,根本养不起两个孩子啊,你要是真的生气,就报应在奶奶身上吧,放过你弟弟,他还小啊。”

话音刚落,就见狂风骤起,树枝颤动,“噼里啪啦”地折断,断口处居然还渗出血红的液体,三个人浑身颤抖着,不住地对着槐树磕头。慧芝的喊声由远及近,透着惊恐和焦急:“爸,妈,国生,不好了,小宝,小宝他……”

“小宝他怎么了!?”奶奶急切起身,还没听到回答就向后一倒。

家里,小宝已经烧得浑身通红,两只眼睛肿得像要滴出血来,孩子的爸爸妈妈轮流给孩子用凉水擦洗身体降温,可是没有用。

“对了,我想起来了。咱村后山上那个庙里的和尚不是说很灵的吗,国生,快去,把咱家存的那些糕点带上去求求师父。”

等到师父真的到了这间穷困的人家,小宝已经连哭的声音都没有了。糕点原封不动拿了回来。家徒四壁,真的家徒四壁,可是最可怕的穷苦不是物质上的,而是精神上的,从他们抛弃小女儿,卖掉大女儿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这个家的贫穷。

师父过来翻了翻眼皮,双手合十鞠了一躬:“怨念太深,唉……”

是夜,小宝高烧不退,终于没了气,家里人哭成一团。但这还没有结束。

“她的怨念太重太重,老太太,她是冲着你来的啊,当年抛弃她的是你,导致她死亡的是你,卖掉她姐姐的也是你,你是为了这个小孙子,今天你去树下给小孙子求情,其实更激怒了她啊。”

老婆子也像发了烧,浑浑噩噩,梦境深处有人叫奶奶,那声音拖着哭腔,像男孩也像女孩,老婆子一个激灵坐起来,月上中天,屋子里没人。小孙子死了,还有后事要办,全家人一定都恨死她了。

“二丫头啊,是奶奶对不起你的,你冲着奶奶一个人来吧。”

黑暗中有人挠她的脚心,看起来像是个扎羊角小辫的小女孩,小女孩抬起头,脸上不知被什么动物咬烂了,爬着蛆虫,眼窝深陷,只有两个血肉模糊的洞洞,一开口,声音却是脆脆的吓人:“别急啊。”

第二天,人们看见老太太摔倒在家门口,口吐白沫爬不起来,于是便传开了,说是他们家老太太造的孽,现在那婴儿的鬼魂来报复了。

晚上,一家四口谁也不敢睡,围坐在灯边,老婆子抹着眼泪,影子在墙上拉得很长,突然,老婆子跳起来,疯了一样地跑出门,儿子和儿媳怎么也拉不住。

第二天,人们在村边的小溪里发现了老婆子的尸体,溪水不深,可是很多尖利的石头,尸体上的口子深可见骨。

不知道她有没有真的后悔过,可是事已至此,后悔又有什么用呢。重男轻女的思想不止存在于那个年代,本文笔者曾经听闻即使是在现代,很多人会在怀孕的时候做B超,发现是女孩就用盐水流掉。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婴灵,可是那些思想落后的人,真的只有等到婴灵的惩罚才能醒悟吗,那些还未出世就被抛弃的孩子,真的得不到一点公道吗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←支持键盘方向键→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