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异故事尽在灵异居!

真实鬼故事

巫蛊偶

时间:2016-06-21 16:50来源:灵异居(www.lingyiju.com) 作者:网络 点击:
真实鬼故事 - 鬼故事

“阿痕,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?”小雾问我问得一脸严肃。

那么一瞬间,其实我不是很清楚我应该怎么回答她。她刚刚失去了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,阿姨是心肌梗死,不是没有救治的机会,心脏支架就可以,可是好一点的支架需要20万,这还不包括手术费、医药费和后期种种费用。

“阿痕,你说,我到哪里去生20万啊?你说,我是不是很没用,连20万都挣不到,我去借都没有人接我,他们怕我还不起。我妈当初为了供我念书,就一直在跟亲戚们借钱,本来想这回我终于毕业了,参加工作了,可以慢慢还债了,可以慢慢让妈妈过上好日子了,可是,谁知道……谁知道?”

在我家的客厅里,小雾喝的烂醉如泥,哭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睡一会,睡醒了接着哭。还好我租的单身公寓平时并没有什么人来往,我知道她难受,就随她去了,可是跟着她这么折腾,毕竟我还是受不了,一开始我还坐在桌子旁边守着她,可是到后半夜,我只觉得上下眼皮直打架,终于还是一个撑不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等我醒过来的时候,小雾已经不见了,手机上只有一条未读短信时间是凌晨两点多,看来她就是在那个时候离开的我家。上面只有几个字:“阿痕,谢谢,勿念。”

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中升起,我立马打他的电话,可是听到的只有冷冰冰的女音: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。”

风风火火赶到公司,却被告知小雾请了一个月的假。我松了一口气,请假而不是辞职,说不定小雾还没有想不开,她只是……只是去散心了吧。

忐忑不安中,一个月终于过去,小雾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,只不过瘦了一大圈,眼眶也黑黑的。

“小雾!你怎么搞的?你去哪里了,把自己弄得像个鬼!”

小雾坐在我公寓的沙发上擦着头发,当初为了给她妈妈治病,她家已经倾家荡产,现在她妈妈走了,她一下子无家可归,每天跟我挤在小公寓里,没事说说话,倒也省的寂寞。

“泰国。”

“泰国?!”我吓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,“你拿走了全部积蓄,就去了一趟泰国?!”

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在沙发上小雾看我的眼神,那种绝望的眼神,她问我走之前一样的话:“阿痕,你说这世界上究竟,有没有鬼?”

“我觉得……额,应该有吧。”有了上次的经验,我不敢说没有也不敢故作沉默。

“那么,巫术呢?”

“小雾,你是不是干了什么?”

她疲惫地笑笑“没,没什么,就是有点累了,我先睡了。”说完就回了卧室,留我一人在客厅发呆。

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天出门的时候,小雾看起来精神很好,甚至还化了一个淡妆,和之前心痛欲绝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
“小雾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不能永远颓废,我怕我妈妈看到了,会伤心。”说着她轻轻亲吻了一下自己的项链,我才发现她从泰国回来不知什么时候身上多了一个链子, 不过挂的不像平常小女生那样是个吊坠,而是一个小人偶,很小很小,看上去很别致。

中间的过程闲话少叙,只知道慢慢地,小雾就跟我疏远了,她搬出了我的单身公寓,刚开始是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,后来在公司升了职,再后来索性跳了槽,从此我跟她再没什么联系,所有的信息都是从公司那些嘴快的大妈们那里得知的,我永远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的消息会那么灵通。

听说小雾跳槽之后去了一家更大也更有发展前景的公司,听说她赚了很多钱,听说她买房买车,听说她远房的姑姑病重的时候她并没有去探望。大妈们往往对这样的八卦更加感兴趣,难免说得细些。据说她姑姑得的也是不大好的病,住的医院离她工作的公司也很近,可她愣是没看过一眼,但却在姑姑的葬礼上,当着姑姑的儿子她的远房表哥和一众宾客的面甩了一沓人民币——红色的。

当然,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小雾离开我的第四个年头了,在我记忆中她永远是那个胆怯,羞惭的,内向的,文静的……总之,是可以用一切褒义词去形容的女孩子,却不知在什么时候被岁月淘洗成了这个样子。

我还记得当年她坐在我的小沙发上,清汤寡水的模样,那个醒了哭哭累了睡的时候:“阿痕,你知道吗,当年我爸爸走的时候,我姑姑说,有什么困难就找她,她肯定不惜一切代价帮我,可是果然人走茶凉,我跪下来求她,我求她就借我3000块就行,只要3000块,我妈就可以做手术了,可是那个时候别说3000,就是3块我都拿不出来了,可是她就是不借给我。”

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,所以在姑姑得了重病急需用钱的时候,小雾才会拒绝,才会在人死之后才甩去一沓人民币。个中滋味,大概只有她自己能够晓得。

总之不知道为了什么,最近小雾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,幸福指数几乎呈正比例函数一样直线上升。公司里的阿姨们唠唠叨叨议论个没完,我也好奇,可是很多次拿起手机,最后还是放弃了,已经那么久不联系了,也许她早已经忘了我吧。

一直到收到那张结婚请柬,是小雾发过来的,她要结婚了,据说男方也是有家有业的成功人士。

我赶到结婚庆典的时候,婚礼还没有开始,我穿过觥筹交错的酒店,在一处僻静的地方找到了穿着婚纱的小雾。这么久不见,她漂亮了很多,跟还在单身公寓疲于奔命的我不可相提并论。我以为她会很冷淡,没想到她见了我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:“阿痕姐,你来了。快过来坐,咱们都多久不见了。”

眼前的新娘子笑容明丽,那些碎钻闪闪发亮,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和谐之处,除了……她脖子上挂着的暗淡的小人偶。

“咦,小雾,这个人偶你怎么还带着?”

小雾低头看了一眼,一脸狐疑:“你见过这个人偶?”

“见过啊,你忘了,几年以前,你从泰国回来的时候,身上就带着这个……”

说不下去了,因为我发现她的脸色明显发生了变化:“小雾,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你是不是不舒服,那你先歇着,我,我去别处看看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她叫住我,“不要再跟任何人说起我去过泰国,也不要再说起这个小人偶。”

我看她的表情很严肃,还没来得及问什么,新郎突然走进来。

“来我给你介绍一下,”她挽住新郎的胳膊,“这是我很好的朋友阿痕,阿痕姐,这是我先生。”

我看他们郎才女貌,真的登对,只是那个小人偶晃来晃去分外诡异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←支持键盘方向键→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